意医卫专家:隔离管控取得成效 疫情正进入平台期


布鲁金斯学会非居民研究项目研究员凯末尔·基里希(Kemal Kiri?ci)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继续蔓延,土耳其的卫生能力无法应对病例激增,公众对难民本来就已经有很强的不满情绪,如果在此情况下还与难民共享卫生系统,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求学的24岁叙利亚难民夏希拉4月1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尚未出现叙利亚难民确诊的情况,但其他国家的难民当中有感染者。由于害怕被感染,夏希拉在一个月前就已经不再出门。

执政党再度面临挑战,埃尔多安自捐薪水抗疫

“疫情对于一直希望拼经济的埃尔多安政府来说,肯定是一个重大打击,甚至影响到民众的支持基础。”邹志强指出,“但此次疫情毕竟是各国都遭遇的严重挑战,无论谁在台上都难以应对得多好,其政治影响还有待观察。”当地时间3月30日,瑞典公共卫生局发布,截至当日14点,瑞典全国当日新增32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4028例,累计死亡病例146例,出现一名26岁无基础病女子的死亡病例,有306位患者在重症监护病房。

据《金融时报》报道,土耳其的一些经济学家和商业协会呼吁政府向民众发放现金,并实施工作保护计划,这种方式能够在保护经济的同时实现更严格的封锁。

“数据表明,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和工作条件存在严重缺陷,这些情况会加剧医护人员患职业病和发生工作事故的风险,引起他们的焦虑和恐慌。”土耳其医学协会强调,再次提醒卫生部门应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条件并提供防护装备。

根据土耳其的难民政策,在土耳其合法注册的叙利亚难民可以免费获得土耳其政府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但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医疗资源挤兑,叙利亚难民恐怕难以享受和土耳其公民相同的医疗待遇。而一些非叙利亚籍难民和非法难民,则面临着就医难的问题。

3月30日,埃尔多安发起了一场名为“自给自足,我的土耳其”的全国募捐活动,帮助受疫情波及的贫困群众,并承诺捐出自己7个月的工资。埃尔多安还呼吁所有议员和各政党成员参加募捐运动,并表示将为卫生工作者工资提供60亿里拉(约63.6亿元人民币)的支持。

然而,土耳其医学协会指出,全国实际的确诊数量要高于卫生部长通报的数字,且由于未能有效关闭国境、未对入境者进行检疫,新冠病毒已蔓延至土耳其各地。土耳其自由派媒体Ahval也报道指出,土耳其的确诊病例快速增长是由于前期检测能力不足和政府的反应滞后。

对此,邹志强认为,未来短期内土耳其境内疫情可能还会快速蔓延。“随着不得不采取更为严格的防控措施,经济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冲击。”更重要的是,土耳其主要的经贸伙伴欧洲也深陷疫情困境,这对土耳其脆弱的经济而言可谓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