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数百家医院采用病人评分制度 决定谁可用呼吸机


他进而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亚裔美国人遭到了很多肢体和言语上的攻击,但他并不认为喊“不要种族歧视亚裔”的口号能改变什么,理由是疫情让很多人都遭了灾,很多人都有怨气。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日本4月4日新增308例新冠肺炎患者,连续两天单日新增超过300人,累计确诊3438例、死亡83例。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他写道。

不过,他的这个观点却很快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有不少亚裔人士都在抨击他这种认为亚裔“应该证明自己‘很美国’,才能避免被歧视”的言论。

这篇报道还指出,不少专家和读者都认为通过证明自己“更爱国”的方式来消除种族主义是不对的,这不该是亚裔的责任。

他进而呼吁亚裔美国人向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学习,积极向美国展现自己的忠心,证明自己是个爱美国、愿意为美国做贡献的美国人,才不会再被人视作“病毒”。

然而,他的文章不仅在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更遭到了日裔美国人的抨击。

在这篇名为“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的一部分”的文章中,杨安泽称他上周在购物时,发现有三个中年人在交流事情时,其中一个人用指责的眼神看着他。

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忠心”的代价,太大了。